[返回缘聚异乡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机动:军队的灵魂,中国军队百年以来的机动性到底如何?
送交者: 元旦[★★★水军主治医生★★★] 于 2017-01-07 5:21 已读 4983 次  

机动——军队的灵魂,中国军队百年以来的机动性到底如何?

解决火力与机动性的矛盾是武器发展永恒的课题,从战争实践来看,火力一般是要稍稍让位于机动性的。对于一支军队来讲,拿着一堆火力强劲但机动力低下的武器,攻上不去,撤下不来,还不如没有。孙子兵法的《虚实篇》中讲,“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敌佚能劳之,饱能饥之,安能动之。出其所必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


除了在要塞防守等少数情况以外,通常军队都更强调机动性,丧失机动性的后果只有一个——“被动挨打”,而良好的机动性则可以使一支部队当好几支部队用,蒙古在十三世纪能够仅以数十万军队横扫欧亚,灭掉四十多个国家,征服了辽阔的空间,所依仗的正是在古代世界具有最高机动能力的骑兵部队。

数量上少得多的英军依仗海上机动能力,

从南到北纵横沿海,清军反而陷入兵力上的劣势


近代以来,中国在对外反侵略战争中屡屡因为机动能力低下而导致失败。在开启了中国近代史大门的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清军人数至少十倍于英军,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清军惨败,阵亡三千余人,而英军损失不到七十。除了武器的质量、火力以及兵员素质的原因外,机动能力差是清军战败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英国远征军最多时只有一万余人,而清朝的常备军有80万之众,一线参战兵力也有二十多万,但清军既不能从海上机动,走陆路更是困难,只能处处设防,分兵把守,兵力上的优势被大大稀释,真正交战时每每陷入器也不如人,量也不如人的窘境,一旦损失也很难补充。相反英军则来去自如,任意选择薄弱或要害处攻击,牢牢掌握了战场主动权,高下立判。


第二次鸦片战争几乎又是第一次鸦片战争的重演,不同之处在于败得更惨,连北京都守不住,咸丰帝成了清朝第一个被赶出京城的皇帝,郁郁终于热河。这一次清军伤亡达到了两万,而英法联军只付出四百多人伤亡的代价。在后来的甲午战争中,清朝以消极思维指挥和使用海军,再加上政治腐败的因素,北洋水师龟缩于威海卫,主动放弃了机动,结果也是全军覆灭。


在更为艰苦的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上屡屡不敌日军,兵员素质,武器装备都是重要原因,但机动能力的差距也是不可忽视的。从表面上看,中日双方的汽车都不多,主要机动模式都是徒步和骡马,但双方实际上的机动能力还是存在相当的差异。从小的方面来讲,同样是徒步,穿不穿鞋,穿什么鞋对步行的影响是大有不同的,关于这一点,经常跑步或进行户外运动的小伙伴们想必会深有体会。


抗战时期,大部分国军部队没有制式军鞋,只有诸如“德械师”之类的精锐部队,以及后期的“驻印军”配发进口军鞋和棉袜,至于占绝大多数的其它部队,士兵们的常态是赤脚穿草鞋。新编的草鞋上带有大量又硬又尖的刺,很容易把脚上皮肤割出条形伤口,或者磨出水泡和擦伤,由于赤脚经常要接触地面,伤口被感染是常事。此外,平底的草鞋很容易形成扁平足,使人失去长时间行走的耐力。


日军普遍装备了以多层牛皮胶合鞋底制成的皮鞋,袜子也是标准配置,对脚的保护更好,1941年后采用橡胶制成的硬质鞋底,韧性和强度更好,更适合于长途行军。此外,日军还有“地下足袋”之类的胶鞋,适合在山地和松软路面上使用。


相比于国军的草鞋,日军的鞋简直太好了,即使体格一样,穿上这两种鞋行军的效果也是大不一样,更何况国军还没有充足的供应,主食都不够,肉类几乎没有,普遍营养不良,体质很差,体能也大大逊于日军,因此即使都是徒步,负重机动能力也有天壤之别,所以屡屡会出现日军更能跑,跑得快,跑得远,经常依靠迅速的迂回打败国军的情况。


与国军相反,看上去很土气的八路,在鞋袜方面做的反而好得多,进而徒步机动能力也强得多。共产党比国民党要更接地气,在农村建立了许多基层组织,其中之一就是“妇女救国会”,“妇女救国会”的重要工作就是组织根据地的妇女为军队纳鞋底做军鞋。抗战期间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大部分部队都保证了每个士兵有充足的鞋袜,标准为一年7双布鞋和1双胶鞋——枪炮再不好搞,这个还是可以自力更生解决的。


在急行军时,群众还会被组织起来,在行军沿线设置补给站,及时为士兵更换布鞋。虽然饮食供应依然困难,但鞋袜的充足使“土八路”的机动性比国军好了不是一点半点,在游击战中经常把鬼子绕晕拖垮也就不奇怪了。别看小小的一双鞋,在抗战那个特殊的年代,也是具有“战略意义”的。

由于骡马不敷使用,中国军队不

得不以人代马,称为“代马输卒”


国军和日军的重装备多依靠骡马运输,但相似只是表面的,实际上的机动和运输能力有很大差别。中国军队多使用川滇马和蒙古马,个头矮小,力量不足,而日军则使用从欧洲引进的优秀马种改良的高头大马,力量足,跑得快,挽曳能力差距很大。中国军队采用的载具大多都是手工制造的老式双轮马车,形制不一,使用木制车轮和车轴(无轴承)和硬辕挽具,只能单马拖曳。


日军的马车基本上采用钢制轮毂和钢制车轴(滚珠轴承)、橡胶车轮和软式挽具,可以多马拖曳。日军骡马车的载重能力约为木制车的六到七倍,运输量至少相当于国军的三倍,或者依靠轻载获得更加快速地移动。机动力差反映到战场上的后果就是双方火力的巨大差距,因为中国军队的弹药补给更为困难,火炮难以及时转移,甚至不敢上前线使用(上去了拖下不来),火力孱弱,机动又差,导致在许多大型战役中与日军作战难求一胜。



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从红军时期开始,就把机动能力视为军队的灵魂,进而形成了运动战的作战理论,这是以劣势装备战胜拥有优势装备之敌的主要作战形式。但限于客观条件,一直得靠“铁脚板”打天下,无论行军还是运输,机动全靠人力,连马匹都很少,更不要说汽车了。直到50年代中期,建军已有30年的人民解放军才初步实现了“骡马化”,开始慢慢摆脱纯靠徒步机动的情况。“骡马化”是指步兵仍靠步行,但指挥员能乘马,重型武器装备依靠畜力运输,并且拥有一定数量的骑兵部队。


八十年代中期之前,解放军许多部队直到连一级都有军马和马厩,编制有驭手班,重武器装备和给养靠军马运输,部队中有专门为军马看病的军马所,大军区后勤部编有军马部,有培养军马医生的兽医大学(1992年改为解放军农牧大学,1999年改为军需大学,2004年与吉林大学合并),相应的还建有骑兵学校,在新疆和内蒙古还有许多饲养马匹的军马场。



实现了骡马化只能说是达到了二战水准,在战场上能够比徒步要省力一些,在朝鲜战争中,因为有了苏联援助的汽车,志愿军开始有了“摩托化”后勤,但战场机动还是靠双腿。1969年2月,解放军开始正式组建“摩托化”部队,直到1985年,中国宣布百万大裁军,诸兵种合成的集团军成为骨干编制之时,从“骡马化”向“摩托化”的转变方才完成,除了象征性地保留了两个骑兵营外,作为一个兵种的骑兵,以及用来运输和拖曳重装备的骡马都逐渐消失了,这一过程耗时约30年。


所谓“摩托化”是指步兵乘坐以汽油机或柴油机为动力的车辆机动,各种装备也全部车载。“摩托化”使解放军的战场机动能力发生了巨变,不管什么情况都靠双条腿来打仗的场面永远成为了历史。



摩托化让士兵有车可坐,但真正作战还得下车,因为汽车只是运输工具,无防护力,越野能力也很有限,无法运载士兵冲锋。所以,有鉴于此,在努力实现“摩托化”的同时,解放军也开始向“机械化”迈进。1950年9月1日,解放军成立了军委装甲兵司令部,成为我军装甲兵的领导机关。首任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在1950年10月向总参谋部递交了一份庞大的装甲兵建设计划。提出在三年内组建11个装甲旅,拥有一千辆坦克的装甲部队,但这个计划被朝鲜战争所打断。


在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在1950年11月紧急从苏联购买了10个苏军步兵师和10个坦克团的作战装备,在还没有实现“骡马化”的时候就被迫开始进行机械化的“跨越式”发展了,这些装备在朝鲜战争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也成了中国机械化部队的开端。到了1955年,中国陆军已经拥有3个坦克师、1个机械化师、4个独立坦克团、48个步兵师属坦克(自行火炮)团,共计有3030辆苏制坦克及自行火炮,但总的来讲当时的解放军仍是一支“骡马化”的军队。


上世纪八十年代,每个步兵军都编有一个坦克师,从1982年开始,坦克师由总参装甲兵部直属,1985年大裁军时,原来由大军区装甲兵部管理的独立坦克师都编入野战军,这样每个野战军都有了一个坦克师。1998年,全军装甲兵又进行了一次改革,改坦克师(旅)为装甲师(旅),单一兵种的坦克部队变为合成兵种,撤编师属装甲步兵团,组建3个合成化的装甲团,下辖3个坦克营和1个装甲步兵营。2011年,各装甲师再次进行“师改旅”的调整,调整后共拥有1个装甲师和17个装甲旅。


机械化使士兵的机动载具和作战防护合一,越野能力强,机动范围大,能够做到攻防兼备,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军兵种合成的威力。虽然目前解放军已建立若干机械化部队,但就全军来说还没有达到全机械化的程度,只能说达到了“半机械化”,即使如此,从“摩托化”到半机械化,也耗时约20多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孙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中,为中国规划了许多铁路,只是当时国力衰微,实现不了,所以抗战时不可能以铁路为主来调兵


除了依靠骡马化、摩托化和机械化达成战术机动以外,军队还需要进行距离更远的战略机动。战略机动是指军队为达到一定的战略目的的而有组织地移动兵力、兵器和转移火力的行动,目的是迅速将武装力量集中到指定方向(地区),建立新的战略部署,形成有利的战略态势,以夺取和保持战略主动权。成功的战略机动有利于造成全局的主动,始终保持战略优势和作战的连续性与持久力,是获得战略活力的一种重要手段。


中国自近代以来的一百多年中出现的各支军队在战略机动性方面都有很大欠缺,这与整体的落后局面密不可分。从两次鸦片战争直到抗战结束,无论是清军、北洋军还是国军,战略机动能力都很差,清军要完成跨区域部署并形成战斗力所花费的时间往往要以年计。清末时中国开始有了铁路,到1937年,共建成铁路1.2万公里,但在抗战时这些铁路有的沦于敌手(如东三省),有的被战争破坏,剩下的铁路几近于无,以至于抗战时期国军的远程调动和转移,都指望不上铁路,绝大多数情况下还是靠步行。


新中国成立后,尽管朝鲜战争后解放军的战场机动能力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但跨区域的机动能力仍然不足——国内远程机动的首选方式自然也是铁路,虽然建国后在铁路建设方面下了很大工夫,但由于地理环境和技术问题,许多通往边远地区的铁路建设起来很困难(兰新铁路1962建成,成昆铁路1971年通车,最为艰难的青藏铁路2006年才开始运行),有限的运量还得首先保证民用,把主力部队置于后方,战时靠铁路机动到战区的方案并不可行,因此不得不长期在全国各地分兵驻防以应付可能发生的战争,最多时设置了13个军区,兵力最多时达600万,大量经费被用于保障庞大的员额,无形中制约了其它方面的发展。在对越自卫反击战前,就近调集9个军、22.5万人的兵力,大约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如果遭遇强敌突然入侵,这样的速度并不能满足需要。



进入八十年代后,为了经济建设的需要,中国开始了又一轮大建铁路和高速公路的热潮,到2015年,中国大陆铁路投入营运的里程已经超过14万公里,占世界铁路的16%,时速超过250公里的专线总里程已经超过16000公里,电气化铁路总长度达到了5万公里以上,高速公路里程125000多公里,均居世界之冠。建设铁路和高速公路首先是为了发展经济和保障民生,但同时也增强了中国军队远程机动的能力,每当有新路通车,尤其是像青藏铁路这样的项目完成时,总会有一些外媒会表示“忧虑”,其实也不能认为他们是大惊小怪,空穴来风,因为铁路确实有这种功用——在普鲁士崛起,统一德意志的过程中,铁路运兵正是其优势之一,两次世界大战中,铁路运兵也成为常态,在战后更是多数国家军队远程机动的首选方式。


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检验了中国军队的远程机动能力,事实证明,这几十年的建设不是白瞎的,在地震发生后的数日内,14.6万大军先后抵达灾区,除少数依靠空运外,多数是靠摩托化机动和铁路运输,某集团军“红军师”先遣部队25小时机动1200公里,海军陆战队某旅43小时机动1860公里,汶川地震后的40小时内,铁路部门就开行军运列车25列,运送抢险部队1.5万人,到达成都灾区的抗震救灾专用物资416个车皮,涉及地域之广、动用力量之多、投入速度之快,都创下了解放军救灾的历史记录,令国内外媒体和军事评论界刮目相看。


相比抗战时期的寒酸和建国初期的窘迫,这样的机动力已经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但汶川救灾也同时暴露出中国军队在空中机动方面的短板,直升机太少,也缺乏大型运输机,远程空中机动和运输能力不足以应对较大规模的战争或和平时期的抢险救灾行动。

中国军队曾经最大的运输机运-8,只能装载牵引火炮一类的装备或单纯运送人员,不具备战略机动和运输能力


的确,无论是战术机动还是战略机动,在地面上跑得再快也比不上走空中。以美国101空中突击师为例,该师拥有209架运输直升机,若按80%的出动率计算,一次能出动167架,运载4个空中突击营或1000余吨作战物资,机动速度可达200公里/小时,相当于高速列车的速度,为机械化部队的3-4倍,战术机动性的优势非常明显。


战略机动方面,美军的C-5运输机可运载6架阿帕奇直升机或两辆M1A2飞行4000多公里,能快速投送重装备。在海湾战争中,美国使用的军用运输机和临时征用的民用运输机,共向海湾地区运送了53.9万吨货物和近50万名各类作战人员,执行了14000次远程运输任务,仅用23天就将4万人的部队从本土空运到万里之外的沙特。中国曾在这方面长期落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空中机动部队,最大的运输机也只有与C-130同档次的运-8,战略机动和投送能力严重不足。



为了解决空中机动的问题,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组建了陆军航空兵,将空中机动作战作为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由于国内直升机工业基础不足,直升机的质量也偏低,所以空中机动作战力量的建设比较缓慢。进入新世纪,随着国家综合实力的增强,国产直升机的研制有了突破,武直-10、直-11、直-19等机型相继研制成功,还大量引进了俄罗斯米-171直升机,陆航直升机部队的编队也由最初的直升机大队、陆航团发展到现在的陆航旅,另还研制一系列为空中突击力量配套的轻装火力装备——轮式战车、轻型火炮、便携式防空导弹等,为组建空中机动作战力量提供了物质基础。


从公开报道分析,中国空中突击旅的编成与美国101空降师等西方国家的空中机动部队基本相同,在规模上已是世界第二大陆航部队,但在装备质量上依然存在差距,缺少CH-47这样的重型直升机,在快速推进、物资补给等方面存在一定的短板,这也是陆航和直升机研制单位将要努力的方向。



从九十年代开始,中国引进了伊尔-76运输机,使解放军终于获得了一款重型空中机动载具,开始有了空中战略机动能力。但只靠引进终究不是长远办法,因为引进的多为二手装备,机体寿命有限,配件维修等都受制于人,数量上也少(20多架),情况紧急时不敷使用,拥有自己的国货才是王道。经过近十年的努力,在今年的珠海航展上,观众们终于看到了国产大型运输机运-20。


运输机看上去并不像一线战机那样引人注意,但它的意义非凡,这种能载重66吨,可以塞下一辆99A的200吨级大“胖妞”使解放军首次拥有了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空中战略机动工具,甚至有了向境外投送兵力的可能,这正是大国维护自身利益的必备手段——在自家的地盘上机动可以铁路公路,但海外用兵可就没这个方便了,如果没有大型运输机,快速用兵就没有途径,美国之所以能是超级大国,强大的空中战略机动能力和运输能力是必不可少的支柱项,对未来的中国来讲,也同样如此。


其实,所谓的机动力,可以简单概括如下——咱们只要有一个好,遇到事情比对手跑得还要快,胜算就多了七分,所以各大国莫不对此极其重视,美国时不时就会搞个跨洲演习,俄罗斯经常会把部队在远东和欧洲部分之间来回拉动,中国也在“和平使命”、“跨越”等各种国内和国际演习中检验了远程机动能力,有的演习中总机动里程甚至能达到了上万公里,跟上了时代的步伐。跑得远又跑得快就意味着反应迅速,能先发制人,这甚至要跟信息化同等看待,倘若机动力欠缺,即使信息化能力超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但就是力量到不了,也是白搭。


回想这一百多年来发生中华大地上的战争,军队能不能机动,机动性如何,显然对战争的结果有着巨大的影响,而军队的机动性,又与国力,尤其是经济实力紧密相关——缺钱啥也干不成,连给士兵配齐鞋袜都困难,更不要说汽车飞机了。而机动性良好的军队,既不需要维持庞大的员额,从而节省了平时的开支,又能在关键时刻、关键地点投入足够的兵力,从而更加有效地维护本国的利益,可谓良性循环,这正是百年来的历史带给我们的一点“人生经验”。


喜欢元旦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元旦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缘聚异乡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